爱矣遐

圈名雪花,深陷刀剑沼和一期沼,也是个文笔较渣的写手。QQ864780690,勾搭什么的直接加就好,我一般都在~

【刀剑乱舞乙女向】怦然心动15题(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药研篇破30热度说好的麻麻篇来啦~依旧是麻麻和婶婶的小日常 

#感谢风铃草酱的企划~  @WEAK UP 风铃草 

#略有ooc注意,可接受者go

 ———————————————————

1收起刀鞘的动作

  随着最后一名溯行军的首级被斩落的同时,这场战斗也终于是落下了帷幕。站在场外安全区域的婶婶也是松了口气。
  潇洒利落的甩去刀上残留的敌军的血液,收入了刀鞘。黑发男子松了口气后转身看向婶婶。婶婶还是一如既往的一张担心还未褪去的脸。真是的,早和她说过了交给我的啊。黑发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男子所不知道的是,只有他所在的合战场,她才会如此紧张,哪怕是将唯一的极守给了他也一样。

2樱花雨中的第一面(刀变人形)

  第一次接过名为『烛台切光忠』的太刀时,婶婶相当兴奋。毕竟这是她所持有的第一把太刀。满带着对新刀的期待,婶婶迫不及待地注入了自己的灵力。
  纯粹强大的灵力包裹着刀身。很快,一个人形便在飞扬的樱花雨中显现。一个温厚有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3临别时回眸一笑

  “没事啦,只是去趟远征而已,很快就会回来的。”黑发男子安抚婶婶到,“还有啊,不能因为我不在,就穿着随便的衣服哦。”
  “嗯,嗯。”婶婶摸了把眼泪点了点头。见婶婶终于答应后,男子便准备出发。在本丸门口不放心地又看了一眼,婶婶依旧站在原来的位置望着他们。“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能放心离开呢?还请尽量照顾好自己啊……”

4在你面前更换内番服

  “啊啊光忠,我饿了啦,有没有什么吃的……”婶婶边说边拉开了纸门,然后没说完的半句话就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只见一个骨架分明,健壮的男性上半身出现在了眼前。
  黑发男子看着婶婶的脸瞬间变成了可爱的番茄。

5第一次近距离手入

  “一直这样的话,就不帅气了呢……”
  “别说那么多话!都伤的那么重了还不老实一点!帅气什么的现在不重要了,快去躺好,我马上去拿打粉棒和丁子油过来,等着我!”明明之前根本没有帮其他刀剑男子手入过的婶婶却撂下一句话就飞似的冲去了自己的寝室。
  “嘛,如果是在你面前的话,偶尔不那么帅气几次,也没事了吧……还有话说回来,她好像是第一次亲手手入吧,不要紧吗……”

6十连刀装全部特上

  “我只不过是想做出帅气的东西罢了。”这么说着的黑发男子将十枚金色的小球递给了对面的婶婶。
  “哦哦哦不愧是光忠,虽然盾兵少了点不过还真是厉害!”

7得到夸奖后的樱吹雪

  “这是战果,请过目。”黑发男子将优秀的远征结果递给了婶婶。婶婶开心地对他招了招手。弯下身子后,男子收获了婶婶努力踮起脚尖的摸头奖励。
  虽然发型乱了,但如果弄乱我发型的这个人是你,我会不嫌麻烦地一遍一遍整理好。

8手合时望了了你一眼

  虽然只是场演练,但也请注视着我吧,我一定会将我最帅气的一面展示给你看。绝不会让您蒙羞。真希望有一天您能与我并肩作战。我会在背后永远,守护您。

9锻刀时间4:00/3:20

  “啊啊啊光忠,果然非极必欧啊!我终于也是要有爷孤的人了啊!!!”婶婶激动地指着数字板上显示的4:00对黑发男子说道。
  真是的,有了五花太刀的您还会在意我这把三花的太刀吗?虽然心里略有不满,黑发男子依旧安静地倾听着婶婶兴奋的话语,毕竟,为了这一刻婶婶已经等待了好久。

10拿走落在你头上的花瓣/树叶/xxx

  “真是的,身为女孩子居然这么不注意自己的仪表。有树叶落在头发上了哦。”黑发男子略带谴责的话语在婶婶耳边响起。
  “啊啊,知道了啦,下次会注意的。”婶婶随意地敷衍着,并不打算怎么关注,因为每一次这么说着的他都会仔细地为自己打理好容貌,比如每日起床后那头散乱的棕色长发,经过他的手后永远会是柔顺整洁的。

11耳畔的低语

  “啊……好难受……”一不小心感冒了的婶婶正蜷缩在被窝里不愿意动弹。高烧烧的她浑身难受,睡觉都睡不安稳,头晕晕的,嗓子也干的难受。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有股清凉的液体流进了喉咙,缓解了她的干渴。还有条凉凉的东西被放在了她的额头上,被角也被掖好了。终于舒服了点的婶婶在睡着前,一句话好像悠悠地进入了她的梦境,模模糊糊,让她听不真切。
  “请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的主人大人。”

12雨中裹在身上的外套

  裹着身边男子的外套,头上的雨点被黑发男子的伞尽数挡下,婶婶表示真是max的满足感。虽然下雨天很讨厌,但如果像现在这样,也很Romantic吧。但婶婶却并未注意到倾向自己这边的伞以及黑发男子被淋湿的小半边身子。
 

13认真处理文件

  每月的最后几天,公务室都是一片修罗场。在场的审神者与近侍和被叫来帮忙的付丧神都是提着脑袋拼死一战。这场面简直能堪比截稿日前一天的编辑部。
  “啊……”伸了个懒腰的婶婶准备去泡杯咖啡给自己和付丧神们。经过黑发男子身旁时,婶婶不经意地一瞥,就看到了一张认真书写文件的侧脸。灯光映在黑发男子的脸上,将脸上的棱角都映的愈发柔和。
  光忠都那么努力了,我也得继续加油才行。在厨房抿了口咖啡的婶婶暗自想到。

14白色情人节回礼

  在白色情人节这一天里,婶婶收到了来自几乎本丸里每一位刀剑男子的巧克力,但却唯独少了他那一份,而且他一整天都没怎么出现。难得因为白色情人节给他放一天假居然不心领,下次不会再这样了哼。婶婶不满地想到。
  晚上,当婶婶褪下了平日的服装换上宽松的肌襦袢时,黑发男子终于出现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扎有缎带的小巧的礼盒,头发也有些凌乱。正当婶婶奇怪时,男子开口了:“这个是我做的巧克力,请收下吧。因为之前没有做过这类食品,所以失败了好几次。包装上也是请教了一下别人,所以花了点时间,这么晚才给你。”
  婶婶有些惊讶地看着黑发男子,好一会儿才接过了盒子。在男子走后,婶婶拆开了礼盒,将一块巧克力放入嘴里,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并没有甜的发腻,如雨后的风般,清清爽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嘛,看在巧克力这么好吃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吧。”

15【主上,请穿上我备好的白无垢吧】

  “光忠?找我什么事啊?”婶婶一边问着一边拉开纸门。
  “啊,是主人啊。没什么事,只不过是想让您穿穿看这套衣服而已。”黑发男子举起一套纯白的服装说道。
  “什么衣服啊……”婶婶仔细一看,“这,这不是白无垢吗?!光忠你,是想向我求婚吗?!”
  说话间,光忠已然将嫁衣披在了婶婶身上,将她拥入怀里,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啊。怎么了,不愿意吗?这样我一辈子都会在你身边了。”
  “愿,愿意啊……”婶婶羞涩地回应道。下一秒,一个冰凉的指环套上了婶婶的无名指。眼前的男人单膝跪地,执着婶婶的手说道:“那就让我正式向您求婚吧。我亲爱的主人,请问您愿意嫁给我吗?”

------------End--------------

  这篇35热度就继续写~想看谁的可以在评论区提出。另外求几个梗,最近都快没梗了哭唧唧,想看的梗都可以提出来,我会尽量写出来的~惯例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评论(7)

热度(69)